最后一搏:信而富用上市公司下注,獲取新資金轉型助貸

近日,上市P2P網貸平臺信而富轉型助貸的消息引起廣泛關注。

6月17日, 信而富發布公告稱,公司已正式與Hongkong Outjoy Education Technology Co., Ltd.(下文簡稱:OET)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共同成立信而富下屬的新的運營公司,以機構資金為放款主體的助貸平臺。

對于其網貸業務,信而富表示,由于近期的監管變動和網貸市場的不確定性,公司正在停止網貸業務,向新的助貸業務模式轉型。

OET注資1億,目標是上市公司控制權

按照6月17日公告,項目公司的新業務將與公司現有的網貸平臺業務獨立運營,不會使用個人的出借資金。

從雙方合作協議來看,信而富稱得上“最后一搏”。

本次合作中的另一方OET,中文名為香港奧嘉教育科技,是一家總部位于北京的初創企業,于2015年成立,以基于電商的金融服務、消費金融以及個人貸款為主要業務。

根據協議,OET將在未來6個月內向信而富投資1億元,獲得公司A類普通股,鎖定期一年,該資金將用于項目公司的日常運營。而投資完成后或者項目公司達到370萬美元的稅前利潤目標后,信而富創始人王征宇將卸任信而富聯席首席執行官,屆時OET聯席首席執行官王博將擔任信而富首席執行官。

假如以信而富當前(美東時間6月19日下午4時收盤)股價0.52美元/股計算,按照協議約定的溢價30%換算,上述1億元投資大約能夠買下信而富32.79%的股權,加上首席執行官職位易主,相當于將上市公司一部分決策權轉給了OET。

并且,按照雙方制定的“對賭協議”,信而富還要向OET發出認股權證,使OET能夠在項目公司五年內達成相應的利潤目標時,購買總計可達66,402,480股的公司A類普通股。每股A類普通股的購買價格為0.0001美元,認股權證的期限為66個月。

也就是說,如果OET能夠在5年內達到上述目標,即可以以約6640美元的價格買下信而富幾乎所有股權(當日雪球顯示信而富總股本為6640.25萬,信而富上市時的新聞稿顯示信而富每股ADS代表1股A類普通股),不到1萬美元就能買下一家上市公司,相當于白送。

由此也可以看出信而富此番轉型的決絕態度。

平臺否認出借人“債轉股”

協議還提到共贏計劃,即為幫助公司更快地向助貸模式過渡,公司也將向網貸平臺上的出借人,特殊目的公司(“SPV”)和/或有限合伙實體(“LP”),發出與OET條件基本一致的認股權證,使信而富平臺的出資人能夠在借款人還款和催收后,獲得最多66,402,480股的公司A類普通股。該認股權證的條款與公司發出給OET的認股權證基本一致,行使權利的條件將是項目公司達成特定的稅前利潤目標。

單從上述協議來看,該方式與我們常見的“債轉股”非常相似,不過信而富方面予以否認,并做了詳細解釋。

信而富回應稱,這不是債轉股,因為債權沒有消失。共贏計劃并不影響平臺出借人對于相關借款人的真實債權。在加入共贏計劃后,出借人仍可按照相關出借項目下借款人的實際還款,獲得定期結算的經過均衡的回款。如果出借人選擇終止共贏計劃,仍然可以獲得尚未償付的真實債權。

信而富相關負責人表示:“共贏計劃并非債轉股性質的交易,而是以利潤分享為基礎的額外回饋機制,共贏計劃下分享給出借人的價值將以現金、證券或其他價值形式進行結算。”

此外,信而富方面表示,平臺出借人可以自主考慮、評估和自愿選擇是否參加共贏計劃。不參加共贏計劃的平臺出借人依然可以根據《借款人服務協議》的規定,按照相關出借項目下借款人的實際還款,獲得定期結算的經過均衡的回款。此外,平臺出借人也將可以利用即將上線的債轉平臺進行債權轉讓。

不過,對于出借人的認股條件,以及該A類普通股是否需要以購買或者其他何種方式獲得等具體情況,公告中未作詳細說明。截至發稿前,信而富方面未對此作出相應回復。

而從上述共贏計劃也能看出,信而富面臨的催收和兌付壓力不是一般的大。

轉型助貸早有打算,救命稻草能否抓住

實際上,信而富早有退出網貸的準備,轉型助貸這一選擇,也并不令人意外。

在5月19日,信而富發布的業務調整、紐交所相關說明中,就提到“公司將繼續運營網貸平臺,以機構投資人作為主要的出借資金來源。公司也大幅削減了除催收以外的各種與網貸有關的業務運營”。

在P2P網貸監管趨嚴的大環境下,已有多家互金公司布局助貸業務,如拍拍貸、360金融、趣店、樂信、小贏科技等等,并且其中多數早已開始布局,其機構資金占比也已達到較高水平。比如樂信2015年開始接受金融機構資金,2018年12月機構資金占比超過70%,拍拍貸在2018年全面發力助貸業務,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時,助貸業務占比為30.9%。

根據公開資料,信而富也曾與機構有過合作。

在2018年底的一份新聞通稿中可以看到,“信而富與云南信托有過多次合作”。

多位借款人也在論壇表示,其在信而富借款顯示為云南信托放款。

來自公開信息

不過,目前其與機構的合作情況以及存量占比,還沒有具體數據。

就信而富目前的情況而言,助貸這條路,或許并不那么好走。

機構資金對于資產的要求遠高于普通出借人,且一般助貸機構需為其所提供的資產提供資金擔保,而信而富今年4月爆出流動性危機,已為平臺帶來較大的逾期、壞賬壓力。

6月17日的公告中也提到:“自公司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平臺停止撮合新貸款以來,待償應收借款出現了高于正常水平的逾期”。

在這一問題尚未解決的情況下,僅靠上述合作資金開展助貸業務,可能還有一定難度。并且,助貸領域已玩家眾多,信而富如何脫穎而出,并實現盈利,值得關注。

信而富作為國內第二家成功登陸紐交所的網貸平臺,我們仍期待它能夠借助貸業務力挽狂瀾,這對于網貸出借人來說,也是重大利好。

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布谷新金融)


發表評論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訪)

九州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