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馬電器被支付機構坑慘:與銀生寶和中匯支付合作帶來3億壞賬,聯合百聯優力放砍頭息貸后者遭1.5億法院強制執行

將一手創立的網銀在線賣給京東后,對于奧馬電器(002668.SZ)實控人趙國棟來說,后續收購支付牌照之路格外坎坷,與支付機構的合作也麻煩不斷。

合作支付機構帶來3億壞賬

日前,奧馬電器公告回復了深交所的年報問詢函。對年報中計提壞賬、金融板塊各個業務具體情況、經營性現金流量連續兩年為負、第三季度營業收入為負、前五大客戶銷售情況、國內外銷售毛利率不同、負債與訴訟情況等等深交所關注的共13個問題進行了長達75頁的回復。

其中,奧馬電器回復整理了按欠款方歸集的期末余額前五名的應收賬款情況,按期末余額來看依次為福州中凱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上海銀生寶電子支付服務有限公司(下稱“銀生寶支付”)、中匯電子支付有限公司(下稱“中匯支付”)、保理業務車貸包、長治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借款人管理費收入)。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上述五名欠款方合計欠款約13.46億元,其中約6.03億元已計提壞賬準備。

奧馬電器被支付機構坑慘:與銀生寶和中匯支付合作帶來3億壞賬,聯合百聯優力放砍頭息貸后者遭1.5億法院強制執行

值得關注的是,在這五名欠款方中的兩家第三方支付機構:銀生寶支付和中匯支付,均為奧馬電器此前公告過的合作支付機構,這兩家企業合計為其帶來約3億元壞賬。

收購支付牌照一路坎坷

奧馬電器欲收購第三方支付牌照始于2017年,彼時奧馬電器曾發布重大資產重組公告顯示,重組交易的標的資產屬于第三方支付行業,交易方式可能為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但最終因“重要事項未達成一致”收購未果。當時業內普遍認為,奧馬意圖收購的第三方支付機構是中匯支付。

回復公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匯支付仍欠款2.246億元,奧馬電器對該項全額計提了壞賬準備。

央行公示信息顯示,中匯支付在2013年1月6日獲得全國范圍內的互聯網支付與銀行卡收單支付業務許可證。但2016年1月5日,中匯支付就被注銷了互聯網支付許可,同時停止了黑龍江、吉林、寧夏、甘肅、青海、新疆、西藏、海南、深圳、寧夏、大連等12個省(區、市)的銀行卡收單業務,并于2018年1月獲批續展至今。

中匯支付在2016年的時候還是奧馬電器的關聯方。彼時奧馬電器一則關于與中匯支付日常關聯交易預計的公告顯示,奧馬電器控股子公司中融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中融金”)因業務需要,預計2016年度為中匯支付提供居間服務日常關聯交易金額不超過1.6億元人民幣,占截至2015年9月30日上市公司凈資產的9.57%。

天眼查信息顯示,中匯支付董事長尹宏偉在2017年5月之前為中融金的股東,截至2016年奧馬電器公告時,尹宏偉持有中融金10.54%股權,并持有奧馬電器非公開發行的認購對象西藏融通眾金投資有限公司28%股權。

奧馬電器通過中融金旗下P2P平臺“好貸寶”提供借款撮合服務。中匯支付與中融金的關聯交易體現在好貸寶平臺的“日息寶”產品上。中融金為中匯支付與平臺用戶提供借款撮合服務并收取平臺服務費,中匯支付還需向用戶支付年化8%-15%的利息。

公告顯示,在當時中融金業務的開展對中匯支付存在一定的依賴性。2015年度中融金對中匯支付的銷售收入為8755.74萬元(未經審計),占中融金2015年“日息寶”產品收入總額的比例為88.43%,占中融金2015年營業收入總額的比例為76.59%。

此外,為了減少對中匯支付的依賴性,在當時的公告中還揭示了奧馬電器另外兩家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銀生寶支付與百聯優力(北京)投資有限公司

奧馬電器被支付機構坑慘:與銀生寶和中匯支付合作帶來3億壞賬,聯合百聯優力放砍頭息貸后者遭1.5億法院強制執行

銀生寶支付直到去年年底還有2.445億元欠款未還,帶給奧馬電器7335萬元的壞賬。奧馬電器透露,銀生寶的欠款為錢包匯通(平潭)商業保理有限公司于2018年購買的保理業務債權。盡管有第三方出具了負有連帶責任保證方式的擔保函,經評估銀生寶支付股東全部權益評估值為8.82億元,但鑒于互聯網金融行業整體風險,考慮上海銀生寶財務狀況和負債情況,奧馬電器預計收回款項存在一定風險,基于謹慎性原則,采用個別認定法按30%計提壞賬準備7335萬元。

銀生寶支付在2011年12月22日獲得全國范圍內的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固定電話支付業務支付牌照,并于2016年12月獲批續展至今,業務類型縮減為全國范圍內的互聯網支付與移動電話支付。

據柒聞網報道,去年年底有消息傳出銀生寶支付向錢包金融借款6億元,在未能按期還款的情況下,銀生寶實控人黃家林承諾將其過戶給趙國棟,以償還債務。消息還稱,10月31日下午,錢包金融借委會表示銀生寶支付“43%的股權已經成功過戶”。但直到現在銀生寶支付及其控股股東近期尚未有變更記錄。

與支付機構合作放貸收砍頭息

三家合作支付機構中剩下的一家百聯優力也麻煩纏身。

此前藍鯨財經曾報道過,百聯優力在今年5月8日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是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系,作出決定的機關是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陽分局。目前仍未被移出。5月31日,百聯優力又有1.47億元標的被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強制執行。

百聯優力2002年在北京成立,注冊資本1億元,實繳1億元,2013年1月6日獲得全國范圍內的互聯網支付業務許可證,并于去年1月獲批續展至2023年。百聯優力目前通過“百利寶”開展支付業務,主要包括網關支付、快捷支付和代收付。

值得一提的是,百聯優力在2018年11月全資控股了西藏錢包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錢包創投”),趙國棟在錢包創投擔任執行董事,并在百聯優力入股前擔任股東。

錢包創投主要控股錢包生活(平潭)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錢包生活”),錢包生活官網介紹是奧馬電器旗下互聯網消費科技服務平臺,可為商戶提供“錢包iPOS”的POS機服務,商戶還可通過錢包生活的“招財貸”獲取借款。消費者則可以在錢包生活APP上對入駐商戶進行優惠買單,通過錢包生活自帶的“白花花”支付可實現“這月買,下月還”。

錢包生活的“錢包iPOS”業務是通過與奧馬旗下智能POS機出租業務的運營主體錢包智能(平潭)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錢包智能”)合作。從2017年4月開始,錢包智能向供應商采購智能POS機,全部出租給錢包生活,錢包生活向錢包智能支付租金。

公告透露,2018年度,錢包生活受互聯網金融整個行業環境的影響,付款出現暫時性困難,但企業仍正常經營,租用的智能POS機基本處于正常使用狀態。對于應收的租賃款項,錢包智能進行了多次催收,錢包生活擬定了還款計劃,并于2019年4月18日還款300萬元。考慮到互聯網金融行業整體風險和錢包生活財務狀況,預計收回款項存在一定風險,基于謹慎性原則,采用個別認定法按50%計提壞賬準備4655.71萬元。

錢包生活在運營情況不佳的同時,還面臨著收取高額砍頭息的投訴。

今年1月據南昌電視臺報道,餐館經營者李先生經“錢包生活”銷售推薦后辦理了POS機,并多次通過POS辦理小額貸款。在最近一次的貸款中,李先生貸款14萬,12個月等額本息歸還,到手只有123200,其余的16800元顯示為“保險”,但在貸款后顯示為“綜合息費”。按照14萬的本金還款,他所支付的利息達到了41296元,超過最高法支持的24%綜合年化利率。

此外,在聚投訴平臺上,有多位借款人投訴招財貸放款后收取“綜合息費”疑為砍頭息,以一則投訴中借款5萬元為例,扣除綜合息費6744.25元后,僅到賬44322元。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在蘋果和安卓的應用市場上都已無法搜得消費者使用的客戶端“錢包生活”,且錢包生活官網此前的下載二維碼也已消失不見。藍鯨財經在今年5月初下載使用時曾登錄錢包生活APP發現“白花花”支付功能尚未開啟。

(責任編輯:朱荻)

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互聯網金融電訊)


發表評論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訪)

九州心水论坛